最新地址 http://299dd.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古典风情  »  众神空间同人之天龙 [3/5]

众神空间同人之天龙 [3/5]


「你将会奉献一切给主人,你的身体、你的心灵,全都献给你最敬爱的主人,

不管主人要你做什么,你都会乐意的去做,不管主人对你做什么,你都会乐意的

接受它。」

「是……阿朱将会奉献一切给主人……阿朱的身体……阿朱的心灵……全都

献给阿朱最敬爱的主人……不管主人要阿朱做什么……阿朱都会乐意的去做……

不管主人对阿朱做什么……阿朱都会乐意的接受它……」

一步一步的,阿朱的思维被一一改造。

「你会将主人当成你的父亲、师长、兄长般的尊敬,你会像对你的情人、爱

人、恋人般的永远爱着你的主人,你会像爱着你的儿女、徒儿、子侄一般关爱着

你的主人,你将再不会对任何人有任何的感情,只因为你所有的感情都属于你的

主人的……」

「是……阿朱会将主人当成阿朱的父亲……师长……兄长般的尊敬……阿朱

会像对阿朱的情人……爱人……恋人般……永远爱着阿朱的主人……阿朱会像爱

着阿朱的儿女……徒儿……子侄一般……关爱着阿朱的主人……阿朱将再不会对

任何人有任何的感情……只因为阿朱所有的感情……都是属于阿朱的主人的……」

最终,阿朱连所有的感情,都将属于白复……

(一个从肉体到意志、从思想到情感,都只属于我的淫奴……哼哈哈哈哈……)

突然,白复想起两年前一事,当时小阿朱贪玩,偷跑出参合庄,不想竟被一

个淫贼掳去,并被先后喂下两颗淫药,前一颗让阿朱浑身上下敏感无比,光只是

衣服和肌肤的摩擦,就足以让女性高潮不断,却是那淫贼的恶趣味,想让阿朱忍

不住而求他。

后一颗却是一种烈性淫药,服食的女人不管再贞烈,也会如同久旷的蕩妇一

般,无耻的向男人求欢,却是那淫贼自己受不了,又拉不下脸用强。

万幸在淫贼得手之前,白复的舅母王夫人亲身赶到,将淫贼碎尸万段,搜出

解药,又让阿朱在水里泡了一整晚,方才无事。

白复心里灵机一动,又继续说道:「阿朱,你记得两年前你被吟蛾公子掳去,

被他先后喂下两颗药丸的事吗?」

「记得……一颗绿色的……一颗红色的……」

「那么,你还记得服下之后的感觉吗?」

「记得……绿色的药丸……全身都好奇怪……连穿着衣服……都会觉得……

好痒……红色的药丸……全身都好热……轻飘飘的……好想要……好奇怪的感觉……」

「现在,阿朱,你的身体将会记起这两种感觉,并且将它们牢记在灵魂深处,

记好了吗?」

「是的……主人……阿朱已经记好了……」

「从今以后,只要你见到我,在我附近,甚至是在没有人时想到我,就会有

像服了那颗绿色的药丸一样的感觉……」

「是……只要见到主人……在主人附近……或是想到主人……就会有像服了……

绿色的药丸一样……的感觉……」

「只要我一念出浪奴阿朱四个字,你就会有像服了红色的药丸的感觉……」

「只要主人……念出……浪奴阿朱……四个字……阿朱就会……有像服了红

色药丸……的感觉……」

白复嘴角露出一丝狞笑,满意的收起精神力,眼中射出的红光马上停止,阿

朱随之神情一阵迷惘,好似刚看到白复一般,眼中马上散发惊喜的光芒,激动得

浑身轻颤,迷恋的看着他。

「阿朱,告诉我,你是谁?」

「阿朱是只属于主人的淫奴……」

「用最淫蕩的话语,再说一遍!」

「阿朱生来就是为了给主人肏干的淫奴,请主人用大鸡巴肏暴阿朱淫贱的骚

屄……」

阿朱马上跪下,口中一边说着淫浪的话语,一边接近白复,用她那张粉嫩俏

丽的脸蛋,妩媚的磨蹭白复胯下早已快撑破裤裆的大肉棒。

白复满意的看着阿朱,他坐到床上,然后再度下命令:「阿朱,坐到我的腿

上来。」

阿朱顺从的坐到白复腿上,满脸红潮的抱着白复,紧俏的小屁股不安分的蠢

动着,让未经人世的小蜜穴磨蹭白复胯下大肉棒。

「嗯……啊……」

白复双手抓住阿朱饱满的双峰,隔着衣服搓揉把玩着,让如同服了淫药,全

身敏感的阿朱忍不住呻吟了起来。

「啊……主……主人……阿朱……阿朱好幸福……嗯……」

隔着衣裳,白复抚摸阿朱的乳房,只觉得触手温软,说不出的舒服,随着阿

朱的曲线,手也摸上了阿朱的丰臀与少女私处。

「我的小阿朱真是浪啊,才摸两下奶子,就开始出水了……」

「嗯……阿朱……阿朱是主人……主人的骚货……」

白复隔着衣服玩不过瘾,又将手穿过衣服,伸入肚兜内,用力握住阿朱的丰

乳,将其搓揉成各种诱人的形状。

「嗯……主……主人……阿朱……阿朱要……要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阿朱本来就是个热情奔放的女人,此时胴体更只对白复开放动情,竟是只被

把玩胸部,就达到了一次高潮。

经过白复这一番玩弄,也不知什么时候起,阿朱的襟口大开,肚兜被拉到乳

球下,露出两颗雪嫩圆挺的乳房,粉红色的乳晕仅葡萄般大小,上头的乳蒂正诱

人的挺立着。

「哼哼……小阿朱真是淫蕩,才摸了几下就去了,一定是每天晚上寂寞难耐,

想着男人自渎……」

「才……才没有呢……阿朱……才没有……没有晚上偷偷自渎……而且阿朱……

阿朱只爱主人……就算以后自渎……也只会想着主人……才不会想其他男人……」

只见阿朱羞红了脸,眼神媚波流转,娇媚的在白复耳边反驳着。

白复听得心情大好,对着阿朱的嘴吻去,愉悦的品尝阿朱的香舌,一边互相

交换着彼此的唾津,手一边在阿朱胴体上游移把玩。

缠绵了好一阵子,白复方才过瘾,调笑道:「好,以后主人便看看淫蕩的阿

朱淫奴要怎么自渎,不过今日,主人却要先享用你那一直流着淫水的小骚屄,来,

先把你的衣裳退下……」

「是……」

阿朱坐到床上,也没有脱光衣服,只解开裙子丢到一旁,将湿透的亵裤退到

脚踝,让从未有人欣赏过的肉瓣裸露在白复的目光下,鲜美的肉瓣湿润的流着花

蜜,上头隐隐漂着一层淫靡的热雾,看来好不诱人。

看到如此美景,白复哪能再忍,当下将衣物退去,露出血脉贲张的大肉棒,

抱起阿朱的大腿,将肉棒顶住阿朱的肉瓣,说道:「阿朱,准备好了吗?要进去

了喔!」

「嗯……请……请主人……享用阿朱下贱的……的骚屄……」阿朱红着脸,

娇羞的说出下流淫靡的话语。

「嗯……」只听阿朱闷哼一声,白复已将肉棒插入阿朱肉瓣深处,一丝代表

贞洁的处女血缓缓从两人交合处流出。

过了一阵子,阿朱脸上痛苦的神情依然未见缓和,白复肉棒虽然夹在温润的

蜜道里,但想要抽插的冲动弄得他直欲癫狂,心里一发狠,在阿朱的耳边对她轻

声说道:「浪奴阿朱!」

阿朱只感觉到一股异样的热气从丹田涌上,脑子也迷迷糊糊的,私处的痛楚

渐渐淡去,一股难以形容的渴望充斥在她胸口。

「主……主人……阿朱……阿朱好奇怪……好想……阿朱好想要……好想要……」

白复眼看是时候了,抱过阿朱,让她平躺在床上,阿朱洁白的双腿正大大的

张开,呈现M字型,将蜜处完全对白复开放。

白复将肉棒拔出一点,然后轻轻的抽送起来,慢慢的,他的肉棒运动越发的

纯熟起来,经过起初的热身,肉棒开始有节律的攻击阿朱的身体。

「嗯……好……好舒服……好像……好像飞了起来……主人……阿朱……阿

朱……好舒服啊……」

每次经过秘道的中间部分,肉棒都停下来来回的研磨,阿朱就会被一阵迅猛

的浪潮所完全淹没。然后肉棒迅雷不及掩耳的冲向秘道深处,直接吻在光滑的宫

颈上,阿朱于是又会感到全身被狂烈的风暴所笼罩。

白复的上身向前伏在了她身上,双手又一次把玩着她洁白挺拔的双乳,舌头

也深入到她的口中四处的舔食。阿朱白皙的胴体上中下都处在了白复的玩弄之下,

三处的快感,让她享受到从未有过的感受。

很快,她的肌肤已变得白里透红,乳间也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反复的抽插下,阿朱的爱穴溢满了淫液,伴随着白复肉棒的一次次往返,发

出淫靡的「啪滋!啪滋!」声响。

阿朱彻底的迷乱了,她的十指深深的掐入白复背后的肌肉里,所有的记忆里

只剩下了奉献肉体给主人的愉悦。

白复很快让身下的阿朱变换了体位。

他将阿朱翻转身,让她身体的重量都落在弯曲的双膝上,把她摆成跪伏的姿

势。

他仔细的看着阿朱高高翘起的浑圆雪臀,用力的将她们分开来,暴露出深藏

在臀沟间的秘穴,然后从后面继续着抽插的动作。

「啊……啊……好……阿朱……阿朱好舒服……啊……阿朱……像小狗一样……

阿朱正像……正像小狗一样……给主人肏……啊……阿朱……阿朱……是小母狗……

阿朱……是主人的小母狗……啊啊啊啊啊……」

就在阿朱淫靡的声响中,白复加大了力道用力的抽插着,肉棒快速的抽动,

一下一下打在阿朱光滑的宫颈口上,一股快感猛地涌上,巨大的肉棒一缩一放,

将他积存已久的灼热精液毫不保留的喷入了阿朱的体内。

「啊……主……主人……射……射进去了……阿朱……阿朱要……要……怀

主人的孩子……要……要去……要去了啊啊啊……」

白复喘息了一小阵子才回过气来,但一看到阿朱香汗淋漓的美艳胴体,胯下

刚软下的肉棒竟马上又坚挺的硬了起来。

感到体内又硬了起来的肉棒,阿朱疑惑的问道:「主……主人……」

白复一边小心的将阿朱的胴体再度翻转过来,一边呵呵的调笑着:「阿朱,

今天晚上,主人可不会让你睡喔……」

这一夜,白复的卧房中整晚持续的传出阿朱愉悦的浪叫,未曾停歇。

「啊……主人……主人……会肏死阿朱……阿朱……要肏死阿朱了……」

「坏……坏掉了……阿朱……阿朱被主人……被主人干坏了……」